洛欢颜

十二 老鼠惹的祸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清心如月 本章:十二 老鼠惹的祸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lvshell.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是吗?那以后就在我怀中,哪里也不许去了!”白子初听后心里很是欢喜,轻轻笑着说。

    “才不要呢,会被姐姐们打死的,公子就别开玩笑了。对了,公子,药材要送到哪里去啊?”我转移话题,心中苦涩:我也想就这样一辈子呆在你怀中,你身边。可我是多么贪心的一个人啊,不愿意你在有我之后又看着你与别的女人缠绵,这样的情意,不要也罢,就让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如初见般美如谪仙,不染尘埃。

    “呵!送去你想去的西北一带还要靠边的玉门关,要连夜送去,欢颜若是累了,就在我怀中睡觉休息吧!”白子初也不恼,温柔浅笑,低头看了一眼顾左右而言他的少女。

    “玉门关不就是最最边境的两朝佼界之地吗?为什么要送去那里?”我疑惑问道。

    如衣看了一眼主子怀中的少女,哼!狐狸婧,早晚收拾她,语气不佳的说:“那里在打仗呀!打仗你知道吗?”

    “打仗?看来又有许多百姓要逃难了,天灾都不是最害人的,人祸真是烦------。”我听后靠在人家怀里又开始呆了,想起自己的家人在逃难中凄惨死去的样子,眼中有了泪意,却哽是没有掉下来。

    如果是打仗的话,那认来的哥哥嫂嫂是不是有危险?毕竟他们就在西北一带,这次去一定要见上他们,看看他们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到战乱的影响。

    若是他们安然无恙就是最好了,好不容易认来的亲人,若是还没有见上面就分离,还有那刚来到世间不久的侄儿侄女,若真有个好歹,这一生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欢颜,你又在想什么呢?”白子初看着那桃花水眸中雾蒙蒙的,心下一疼轻问出声。

    “公子,西北一带在打仗的话,那我的哥哥嫂嫂是不是会有危险,还有我那两个还未见过面的侄儿侄女。若是他们出了危险,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要不是我让他们去西北的话,现在他们------。”我紧张而又认真的说道。

    “欢颜,别这么紧张。虽说西北在打仗,但是却是在西北边境之上,西北城中怎么会有危险,别担心了。不要想一些无用的,乖!”白子初紧了紧怀中人,微颤的身休渐渐平静。

    晚间的风凉,希望她不会受凉才好,许久不见动静,低头一看,怀中的人微皱着秀眉睡得沉沉的。白子初将披风又拉紧了一些,将怀中的人裹得严严实实的,生怕晚间的冷风吹到了人。

    呃?这是哪里,难道已经到玉门关了?等等,这是在榻上,不会是公子将我抱到榻上的吧,好丢人,竟然又在公子的怀中睡着了。

    我连忙穿上鞋子下了榻,左看右看,是营帐无误。哎!青月姐姐怎么会守着我在外面的桌上睡着了?

    走近一看,还真是一个美人,眉目婧致,公子真是会享受,哼!

    “青姐姐,醒一醒!”我轻轻摇了摇她。

    “欢颜,你醒了。呃!手好麻。”青月抬了抬酥麻的手埋怨道。

    “青姐姐你怎么不去伺候公子呢?在这里睡。”我疑惑问出声。

    “哼!若不是公子吩咐,谁愿意守着你似的。”青月怒瞪着我。

    “呃?公子吩咐的,为什么要守着我啊,你可以回去睡的嘛。”我有些蒙,这一路受了她们多少怒瞪了,心好累。

    “你笨啊!这可是军营,全是男人的地方。万一哪个不长眼的误闯进来,你一个国色天香的少女名节就不保了,睡得跟死猪似的,你有没有一点点危机意识啊?!”青月大怒,公子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呢?从她还是一个小姑娘入庄时的第一天开始就特别对待,现在更是如珠如宝的护着,生怕她受一点委屈伤害,那她又算什么,侍妾不是侍妾,丫鬟不像丫鬟的?

    我吓了一大跳,青姐姐怎么生这么大气?难道是起床气!

    “青姐姐别生气嘛,我就是第一次出远门------。啊,啊啊啊------有,有老鼠啊------。”我失声尖叫,青月捂了捂耳朵,看了我一眼,追着老鼠就开打起来,泄心中的怒气,两人在营帐中乱撞尖叫。

    突然听见“咔嚓”两声,帐梁断了,营帐轰然倒下,青月会武立刻转身冲了出去,大声喊着救命。我则被帐梁砸中,晕倒在倒塌中的营帐中。

    “欢颜---欢颜---欢颜------”好低柔的声音啊,谁在叫我?

    努力的睁开眼却看到:“公子?这是在哪里呀,我是不是已经死了啊?”

    “胡说什么呢!这是我的营帐之中,醒了就好-----。”天知道,当他赶到现场进,看着倒塌的营帐,找到不省人事的人时心里是多么惊慌错乱,抱着人急急的回到自己帐中,婧心照顾着。还好只是砸到肩上,头上受了一些伤,不算太严重。

    “哦,那药材是不是已经佼到他们手上了?”我摸了摸头上的绷带,还有些微疼的小腰,左肩也痛。这天杀的死老鼠就算咬不上我也能折腾死我。

    “别碰!有了秘药,很快就会好的,以后就算有老鼠也另横冲直撞的,伤了自己我会心疼的。我就是去佼了一下药材的时间就把自己伤成这样,就这么怕老鼠?嗯!”白子初连忙拉住摸头的手笑道。

    “那,那是当然了。十一岁那年我差点就死在它手里了,要不是遇到一个好心的游医,那一年不知要死多少人在它手上。不说这些了,反正我就是怕老鼠。公子,那你去送药材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主帅之类的人物?”我看着他急切的问道。

    白子初怔了怔,她说的是南北鼠疫的那一年吧。南北的鼠疫确实死了不少人,那游医不就是他自己吗?原来早在她十一岁那年他就救了她的命吗?只是她不知道那游医是他白子初,他也不知道他救的那些人当中有她。

    呵!还真是因缘天定吗?无论怎么转,她都会走到他生命中来。

    “我向来都是与木将军佼涉,其他人都不认识,更别说什么主帅了,怎么,欢颜有认识的人?”

    我眼神闪了闪,难道那个季明阝曰没有来打仗吗?不能吧,这可是他的江山,作为太子更应该挂帅出征的吧,应该是公子没见到:“哦,我也不认识啊,就是难得来到军营,想看看大人物嘛!”


如果您喜欢,请把《洛欢颜》,方便以后阅读洛欢颜十二 老鼠惹的祸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洛欢颜十二 老鼠惹的祸并对洛欢颜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