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生风起处

第八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无用灵 本章:第八十一章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lvshell.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起看书网”,谢谢大家捧场!


    静谧的气氛,沉静的人声,一切都其恰到好处,如同温柔流淌的月色。

    西河沉在朦胧睡意里,给昌云讲她睡着时生的故事,慢慢的,一句句:

    “小妹妹给你掰过几次姿势,后来现没什么用。”

    “然后她就坐到中间位置,让你靠在她身上。”

    “……坐的笔直笔直的,好几次,我看她自己都差点睡着。”西河低低的笑,感叹:“这哪是小妹妹,分明是小棉袄,我看啊,你干脆改口算了……”

    说到最后,西河的声音完全沉没,像一块块入海的碧玉,四周旋着晶莹的气泡,缓缓下沉,最后消失不见。

    渐渐的,两人微微的鼾声响起来。

    不知是第几次,昌云从后视镜里看吉遥。车还行驶在路上,不敢多看,又忍不住一次次短暂的望。身侧偶尔刷过一道光,一小抹红蓝白黄,挂着蓝色号码牌,迅出现又悠悠跑远。

    吉遥睡的并不安稳,座椅打开的角度有限,她躺在半平的座椅上,一会儿把头偏个方向,一会儿用手臂遮住眼睛。看着看着,昌云心里流淌出凉凉的难过来。

    西河的话,温吞吞的,似带着清晨鲜榨豆浆的暖气,棉乎乎的,像吸饱了阳光的被子,抖擞着娇俏的调侃在她耳里一遍遍回放。

    车马不停蹄的往前,昌云回想着半月来的日子。南京、海西,四个字,15天,2425km……大概也是她人生最煎熬的一段路。这世上,有为梦想奋斗一生的人,有为利益不断争取的人,有只求平安安稳一生的人,还有很多其他的人。她无暇顾及,也没有心情感叹,但她终于知道自己是哪种人了,这种感觉令她心安。

    昌云感到一股久违的沉静,从大地的怀抱中冉冉升起,再带着草野甘醇的香味把她拥入怀中,在这强大且宁静的力量里,她听见一个声音,平缓、温柔、毫不在意她曾经的顽皮和偏执:走出低谷,走上山岭;遥远的太阳,光射在你眉心。

    眼前一片黑暗,深的紫,沉的黑。但钟表永不停歇,它终将一步步带来灿烂的色彩,直至把昏沉完全驱散。周而复始,亦复如斯。

    昌云没有导航,高下毕便靠边停下,叫醒西河换行。

    凌晨的海西,星空格外璀璨。路边的小草里有各种虫子的叫声。

    西河钻出车后跟昌云说:“我醒醒神。”

    昌云点点头,嘱咐她别着凉,随后拉开后座的车门坐进去。

    吉遥迷迷瞪瞪的在开关车门的声音里醒来:“到了?”她半坐起身子,困得只睁开半只眼睛,够着脖子往外看,结果只看到一片荒芜。别说房屋,连棵树都没有:“嗯……”瞅着一团黑的窗外看了好久,昌云刚想问你看什么呢,就见她傻乎乎的转回头,像只睡得正香,被人半路吵醒不明所以的小奶猫般,拄着颗型凌乱的脑袋,对自己可怜巴拉的喵喵叫:“这儿是哪啊……”

    昌云被萌的心都要化了,声音不自觉温柔好几分的答:“到海西了,还要半个小时呢,睡吧。”

    “……哦。”于是吉遥轰隆一声又倒回去,嗓子喑哑低缓:“到了叫我……”

    昌云说:“好。”

    没一会儿就听吉遥轻轻的鼾声,身上盖着的外套掉的歪三扭四。

    昌云探过身去给她重新腋好。借着星光、灯光,昌云看着吉遥略显疲惫的睡颜,心里不自觉想起她这两天的折磨:坐飞机,进急诊,根本没来得及好好休息,又坐上即将行驶几百公里的汽车,胸中像盛了片大海般,一浪浪拍打过来的,有愧疚、有心疼,还有无尽的自责和悲伤。

    ……

    时光不能倒流,否则我一定不会这么不乖。

    时光不能倒流,吉遥,我再也不会让你难过。

    车子渐渐进入城镇,又慢慢驶入乡村。漆黑的夜里,一束袅袅炊烟极其惹眼。

    车降下来。

    昌云问:“到了?”

    西河说:“到了。”

    冥冥中仿佛感觉到一切的吉遥也睁开眼睛,沙哑的声音从偏僻的角落的响起:“是到了吗?”

    昌云嗯一声:“外面冷,等会儿把外套穿上。”

    吉遥一面点头一面打哈欠,两手摆的老高伸着懒腰,几乎是手舞足蹈的把自己唤醒,然而并没有什么什么用,一句“好的。”照样没精没神。车完全停下了,吉遥脖子微倾,眨巴着醒出泪水的眼角,往前探看着新鲜的风景。

    车驶近一处院落,不一会儿,看见一只人影从木制的大门跑出来。吉遥凑在窗边四处张望:有花、有树、有小草,看不完全,但能感到被打理的很是整洁。

    默了会儿,她回头看着昌云,眼神虽然疲惫,感情依然丰富,她哑着声问:“这就是你躲了15天的地方?”

    昌云:“……”咳,我错了好吗?

    吉遥哼哼一笑:“明天起来,带我好好参观参观。”

    ……

    这叫什么?秋后算账?

    西河搭着方向盘跟昌云说:“我让三哥下了面,你们要是饿的话去吃一点。”

    昌云说好,然后跟吉遥两个人一左一右下了车。

    等人都下完,西河再开车去车库。

    夜里风大,昌云拉着吉遥往屋走,把风挡在身后,一边走一边说:“本来想让你洗个热水澡再睡,刚刚想起你中午还在挂吊水,今天泡个脚就休息吧,明天看你情况怎么样,好的话再洗个澡.”

    吉遥点头。不管洗澡不洗澡,我现在只想睡觉。

    昌云问:“你饿吗?要不要吃点面?”

    吉遥果断摇头:“我想睡觉……你吃吗?”

    昌云说:“那就休息吧,我也不想吃——”

    “云云姐!”

    两人正说着话,一只人影突然哇哇叫着冲过来。

    昌云毫无防备,被这突然尖锐的一嗓吓了一条,近了才看见是洲洲。

    我去,人吓人吓死人啊伙计!昌云捂着胸口缓神,表情很是精彩。

    洲洲绕着昌云一顿打量,神色慌张:“你没事吧!?”瞧他那双乌溜溜的眼睛,紧张的下一秒就能滴出水来。

    夜色沉寂,昌云深感迷惑:“我没事啊……”

    我为什么有事?晕的又不是我。

    她话音刚落,洲洲却突然眼眶湿润,崩溃大叫:“你跑出去的时候吓死我了!下次不能再这样了!我们这儿有狼!你说你被叼走了可怎么办!?我怎么跟老板交代怎么跟你爸妈交代怎么跟警察交代!以后可不能这样了!我、我、哇——”

    我都吓死了呜呜呜!

    昌云:“……”

    吉遥:“……”

    风绕着人刮。

    不知前因后果的吉遥呆若木鸡,傻愣愣的看眼前少年张着大口拄着脑袋仰天长哭,入夜天凉,甚至有薄薄的白汽飘出他口腔。这——怎么回事啊……

    反观被指控人昌云,也没比自己好过哪里去,脑门上不仅挂着手足无措的问号,更有血条将清请求支援的闪亮红光。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愣在原地,那个——安、安慰一下?

    昌云无声求救:你会安慰人吗?

    吉遥抬头看天,尴尬挠头:该技能也许大概可能——尚未解锁。

    此情此景,停好车回来的西河简直就是救世主,出场瞬间自带追光,昌云立马双眼放光一路追到她近前,无限感激。

    “行了,待会儿再把客人吓着。”西河气质翩然,伸手抓住洲洲衣领,一个转身就地拖走,不拖泥不带水,怎一个潇洒了得。

    昌云尴尬的捂脸摸头,回想起西河跟自己说的那句:你吓着人了知道吗?

    今天一看……她那晚究竟该有多失态?

    已经快睁不开眼的吉遥搭在昌云肩上,声音小小:“冷。”

    昌云猛然醒神,拉住她衣摆把人往里带:“走走走,回去睡觉,小心台阶。”

    西河边走边教育洲洲,昌云稍赶两步便追上她们,到厨房门口,三哥人刚迎出来,就被西河推着哭哭啼啼的洲洲砸回去,一句台词都不给说。

    三哥:“……”我只配跟洲洲同框吗?

    西河随手关上木门,靠在门外跟昌云嘱咐:“吉遥定的房被人定了,你带她去你那吧,门没锁,明早我再把钥匙给你。”

    昌云点点头,问:“我的不是也到期了吗?”

    “你这不没走吗?谁还敢撵你不成?”西河淡笑:“去吧,给你留着呢。”

    昌云一笑:“行,回去把房钱补给你。”

    刚准备走,站在一边恍恍惚惚的吉遥一听钱就倒过来,两眼无神,半趴在昌云身上问:“给什么钱啊……”

    “房钱。”

    “支付宝还是微信……我扫她还是……她扫我……”说着说着,人好像站不住了,左摇右晃要倒了,昌云赶紧伸手绕过她的背,一把托住她的腰。吉遥迷迷瞪瞪没有意识,昌云一拉,顺势就倒下来。一百来斤的大姑娘,差点把昌云砸的断了呼吸。

    吉遥还在嘟嘟囔囔:“昌云没钱……我付……”

    西河捂嘴偷笑,莫名觉得像看到场现实版的把你卖了还给人家数钱。

    昌云咬紧牙关,羞得一掌盖住吉遥的脸,那货却伸着脸拱她,又凉又软的鼻尖在掌心刮刮蹭蹭,一边还听她小声嘀咕:“昌云……困了——困了!”嘀咕到最后,竟还委屈起来,冒出小婴儿般软软糯糯的娇憨气。

    “……”

    西河乐不可支的倒在墙上看昌云,笑盈盈的眼里装满故事。

    昌云脸红脖子粗,匆匆告别后架起人往屋走,满脸生无可恋,简直称得上落荒而逃。

    西河笑呵呵的追问:“要帮忙吗?”

    昌云脑门一紧,脚上立马加,双眼已泪目:明天还要见面,给大家留点面子,感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吉遥带回房间,强撑着掀开被子,又怕动作太重吵醒她,昌云硬是咬牙慢慢坐在床上,再一手托着她的腰,一手护住她脖颈,小心翼翼的把人放倒在床上。

    吉遥很快进入梦乡,等昌云脱完她的鞋,再把她的腿搬上床,盖完被子,吉遥眉心一直皱着的川字完全消解。昌云细心的给她腋好被角,安静的又看了会儿她沉静的睡颜,这才无声笑笑,动作轻柔的把她额前的碎拨弄到一边,小声骂一句:“你才要减肥了,小胖子。”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窗外一阵阵的虫鸣。

    昌云就地坐下,一条腿支棱,再搭上一条手臂。

    窗帘没有拉完,繁星满天,见不到月亮。昌云靠着床沿往外望,右耳是吉遥轻轻的呼吸,左耳则装满清脆悦耳的虫鸣,时间在这一刻显得无比甜美和缓慢,如果吉遥没有忽然出声的话,她应该还能再坐上那么一会儿。


如果您喜欢,请把《云生风起处》,方便以后阅读云生风起处第八十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云生风起处第八十一章并对云生风起处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快乐十分走势图云南